北美五大相繼來台巡禮 費城之聲不容錯過



對於樂迷來說,聽完北美五大如同完成音樂路上的重要里程 碑。而費城管弦樂團的到訪,無疑為台灣古典樂壇再添一樁美 事──自 2018 年春紐約愛樂訪台,2019 年芝加哥交響樂團、 克里夫蘭管弦樂團、費城管弦樂團陸續訪台,2020 年春季也 將迎接波士頓交響樂團,在短短兩年內,樂迷朋友在台北就能 完整走完北美五大朝聖之旅,讓台北成為亞洲幸福音樂之城。 而今年秋季來台的費城管弦樂團,以柔滑的弦樂質感與堅強的 樂團默契,展現出令樂迷津津樂道的獨特「費城之聲」,持續 於舞台上展現將近兩甲子以來的不朽榮耀!


史托科夫斯基的成功奠基



在邁入20世紀前的1900年,費城管弦樂團由指揮家席爾(Fritz Scheel)成立,身居美國東岸大城,費城管弦樂團於草創期就有許多代表性音樂會:理查.史特勞斯曾與他們親自指揮自身作品,波蘭鋼琴家魯賓斯坦的美國首演,也是與費城管弦樂團合作,1906年他們甚至還進入了白宮演出,以初創的管弦樂團來說,費城很快就建立了自己的名聲。

不過,讓費城管弦樂團突飛猛進的,是1912年史托科夫斯基(Leopold Stokowski)接任音樂總監開始。他的指揮風格非常具有活力,而且擁有極為開放的思維,例如他鼓勵弦樂聲部「自由揮弓」,或是管樂聲部「自由換氣」,並且隨時依照音樂廳的音響調整團員位置。團員們在其開明領導下,充分發揮出演奏實力,也形成了「費城之聲」的美名。

除了與樂團留下許多傳世經典的錄音外,史托科夫斯基還大力擁抱新科技,最廣為流傳的代表作,便是1940年與迪士尼公司合作的《幻想曲》,當中所有配樂都是由他們完成,米老鼠甚至還在劇中登台召換「史托科夫斯基先生」,非常有趣,也是許多人首次接觸「費城之聲」的管道。


奧曼第時代來臨



在成功的26年合作後,史托科夫斯基將音樂總監一職交棒給尤金.奧曼第(Eugene Ormandy),這位出身匈牙利的青壯指揮家,稱職地延續了史托科夫斯基的榮光,並且更加深化,讓「費城之聲」響徹全世界。當中最著名的,便是奧曼第率領費城交響樂團,於1973年到訪中國,這是20世紀後西方管弦樂團的首次中國巡演,受到熱烈的歡迎,以音樂進行了一趟東西外交。


此時期另一個令人稱道的,是費城管弦樂團與拉赫曼尼諾夫的合作。在史托科夫斯基時代,就多次在美國首演拉赫曼尼諾夫的作品,奧曼第接手後,也維繫著良好的關係。作曲家本身也時常以鋼琴家身分合作,現今能聽到拉赫曼尼諾夫親自演奏的鋼琴協奏曲錄音,就是與費城管弦樂團留下的版本。拉赫曼尼諾夫曾經表示,在他來到美國後的作曲,腦中皆會以「費城管弦樂

團」做為聲音想像的藍本。


若說史托科夫斯基塑造了「費城之聲」,奧曼第則是將「費城之聲」發揚光大,在他1936至1980的任期裡,奧曼第用了44年的時光,與費城管弦樂團展現了指揮與樂團合作的極致,已是當今樂壇的典範。



指揮大師代代淬煉


在奧曼第之後,費城管弦樂團的音樂總監,皆是當今國際樂壇赫赫有名的指揮家,也讓樂團維持著堅強實力。先是慕提(Riccardo Muti)在1980開啟了12年的合作,為樂團帶來更深厚的歐陸觀點;老大師史瓦利希(Wolfgang Sawallisch)則在1993年以70高齡接任音樂總監,強化德奧派的堅實音響;艾森巴哈(Christoph Eschenbach)於2003年接手後重啟費城管弦樂團的錄音計畫,讓觀眾聽到新世紀的「費城之聲」;2008年隨著艾森巴哈的五年任期到滿,樂團請來杜特華(Charles Dutoit)坐鎮總指揮,填補找尋下一任音樂總監前的空缺。而在杜特華的牽線下,聶澤-賽金(Yannick Nézet-Séguin)首次與費城管弦樂團合作,兩者化學反應一拍即合,也讓他在2010年以「準音樂總監」的身分登台,並且在2012年開始正式接任音樂總監,展開了全新的世代。



縱使在聶澤-賽金接任時,費城管弦樂團面臨了2011年的破產風波,但幾年合作下來,費城管弦樂團終於再度找到了新的活力與模式,延續了上個世紀「費城之聲」的光彩。聶澤-賽金的音樂總監合約目前已更新至2026年,可見兩者之間對於長遠合作的期待。今年來台,聶澤-賽金排出最受樂迷歡迎的德弗札克《新世界》交響曲與馬勒第五號交響曲,就是要讓樂迷感受他與費城管弦樂團的新時代之聲!

COPYRIGHT@MNA Performance 版權所有 Performance愛樂季刊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